丰巢被封,“一哥”差钱_2

丰巢被封,“一哥”差钱原标题:丰巢被封,“一哥”差钱丰巢收费,引发极度不舒适。4月底,丰巢宣布旗下智能快递柜上线会员服务,超时取快递将收取0.5元-3元。这一门盘算好的“躺赢”生意,不料却将其拖入持久战。5月5日,第一波抵制浪起,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一纸通知宣告丰巢快递柜停用。强硬反

丰巢被封,“一哥”差钱
原标题:丰巢被封,“一哥”差钱 丰巢收费,引发极度不舒适。 4月底,丰巢宣布旗下智能快递柜上线会员服务,超时取快递将收取0.5元-3元。这一门盘算好的“躺赢”生意,不料却将其拖入持久战。 5月5日,第一波抵制浪起,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一纸通知宣告丰巢快递柜停用。强硬反击涟漪随即泛起,多家媒体报道称,目前上海“对丰巢说不”的小区已近50家。 “主要是12小时不够,24小时我也不会反对”。 “完成了垄断,下一步当然是收费了”。 “本来快递就该直接交到业主手里。快递柜进小区,物业要收一笔,全转嫁到业主身上了”。 虽仅为0.5元的收费(每12小时),但在网友眼中此举并不友好。用户对于丰巢的关注并不在于会员的服务内容,而是犹如加粗、描边的四个大字“超时收费”。 从求打赏到求付费,丰巢步入“花样”收割时代,这背后既有快递员为了单量随意投至快递柜的矛盾,更多的则是智能快递柜亏损谜题常年未解。 对此,快递专家赵小敏告诉新京报记者,无论是官方还是行业都要认识到,智能快递柜是末端重要配套组成部分,涉及各方利益各方分担,0.5元左右的快递费确实不是弥补运营成本的核心,但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博弈 业主组团抵制,丰巢:进场费已交 执意停机违约 丰巢会员服务于4月30日上线。根据官方信息,丰巢普通用户即未购买会员服务的用户,享受12小时内免费保管包裹(服务),超时后收费0.5元/12小时,3元封顶,付费会员则享受有效期内不限制保管次数的服务。 仅4天后,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一则通知,称小区丰巢快递柜因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的利益,将在5月6日时起(在小区)暂停使用。通知称,丰巢有违进驻杭州东新园小区谈判时的介绍情况,目前业主委员会正在就此事交涉。 新京报记者致电杭州东新园小区所在社区,社区工作人员表示,此次丰巢快递柜的停用是由物业和小区业主委员会具体操作和负责。新京报记者获取一份盖有杭州致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东新园小区物业)公章的文件显示,5月6日该物业公司也发文称小区丰巢快递柜于5月7日暂停使用。 对此,新京报记者询问杭州致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东新园小区物业)快递柜何时可以恢复使用,该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业主委员会正在与丰巢方面协商,具体恢复时间未知。随后,新京报记者求证业主委员会方面,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上述工作人员透露,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引起小区住户反感并非因为超时费用高,而是原本已经完成消费的顾客,无形中又多了一笔开销。“每个人的心理不同,有的人感觉收我一两块钱属于正常,然而有些人就会说我的快递已经包邮了,怎么还要收我的费。” 针对这些问题,丰巢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已于2019年5月1日与东新园业委会(简称业委会)、物业公司签订三方协议,约定每年支付高额进场费,款项已支付完毕。 丰巢方面表示,已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丰巢方面认为,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是严重的违约行为。如对合作有异议,需遵照合同约定进行解决。 同时,丰巢方面将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转向 从求打赏到求付费,双向收费动了谁的神经? 自快递柜进入末端市场以来,就凭借灵活性、安全性和便捷性等优点,获得了大量消费者的认可,前期企业为了吸引客户推出了大量优惠政策,使得快递柜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免费使用状态。但近两年来,快递柜也开始探索盈利模式,逐渐由免费走向收费。 早在去年10月,丰巢快递柜“打赏收费”就曾登上热搜——用户提取超时快递时,系统会跳出“扫码赞赏1元保管费”,显示快件在柜内存放的时间,并有倒数30秒的计时。但由于提示跳过按钮呈灰色,有消费者质疑,丰巢快递柜存在诱导性消费行为。彼时,丰巢方面火速回应称,用户可自主选择是否赞赏,亦可跳过直接取件。 实际上,丰巢的快递柜从来都不是一块免费的蛋糕。此次上线会员服务前,丰巢只是将收费之手伸向了除快递员之外的普通用户。 北京望京顺丰快递员王东侨告诉新京报记者,丰巢快递柜的格子分为大、中、小三种,分别收费0.45元、0.42元、0.35元。其中,中格和小格使用频次最多。但由于快递员派件量多少和区域范围不同,丰巢快递柜收费标准也不尽相同。 5月7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朝阳区麒麟社丰巢快递柜集中区域,快递柜屏幕已显示收费相关消息,点击取件输入取件码后,屏幕上会再次出现收费标准。如果快递存放时间超时,需要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相应的费用后才能取件。 “家里没人取件,只能放丰巢。” 程小月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是一名互联网从业人员,白天都在公司上班,快递员配送时无法取件,所以特意发短信要求快递员将包裹放入丰巢快递柜。 5月6日晚,程小月收到丰巢快递柜推送的滞留提醒,得知存放时间已经超过12小时,需要收取0.5元保管费。“付费就付费,放别处容易丢件。”程小月说,小区内没有快递存放点,疫情期间,包裹存放在小区外货架,经常有丢件现象。 不过,另一位附近居民则认为丰巢已无便民之实。丰巢设置的12个小时太短,经常会因来不及取件而导致扣费,而且智能快递柜占用了小区的公共空间,如今取件收费非常不合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快递柜收费也再次将快递员送货上门这一矛盾推至台前。 有网友就称:还是请快递员给我送货上门,再放快递柜就投诉。而讨伐快递员甩手存放快递的声音并不鲜见。多名用户曾向新京报记者反映对于快递员“不请自投”的行为很反感。“我付的是全程的邮费,现在还让我出钱?”快递员“不请自投”再加上超时收费,让不满情绪持续升级。 去年10月1日,《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正式施行。根据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若收件人不同意,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 事实上,最后一公里的不规范行为一直存在,首当其冲即快递员不经用户允许擅自将快递投递至智能快递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吧。”负责配送广渠家园小区的快递员朱珠表示,虽然知道未经允许不能随意将快递投递至快递柜,但没有快递柜就送不完。 新京报记者采访中,多名快递员抱怨每单快递只赚1.1元左右,每天要送几百单,并不想挨家挨户按名址投递。 但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也有一部分快递员考虑到个人收入,并不会选择使用智能快递柜投递。韵达快递员周华旗表示,快递员需要注册丰巢账号并自掏腰包进行充值才能存放包裹,所以除非客户要求放丰巢,剩余的包裹一般是送货上门。 “放丰巢,我的工资就少了。”周华旗说。 抉择 智能快递柜亏损谜题待解,丰巢走入十字路口 近期,部分用户发现,丰巢快递柜支付超时费用时有四个选项,分别是按次付费、会员月卡、会员季卡和我再想想。点击“我再想想”后可拒绝付费。“但因为前三个选项都标有相应支付金额,并且‘我再想想’的指向也不明确,我不知情,自然也没点击”,一位取件的用户李晓航说道。 被推至舆论浪尖多日后,5月9日,丰巢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从上线会员功能以来,丰巢12小时内取件比例提升了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每天早上可以空出近百万个格口,方便快递员为收件用户提供更多高效服务。 此外,丰巢将联合快递企业共同鼓励大家尽早取件,其中顺丰将会在近期率先推出早取件、赢红包的活动。凡是顺丰包裹在2小时之内被取出的用户都会得到2元红包,在4小时内取出将会得到1元红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菜鸟驿站智能柜、兔喜快递超市等快递存放点的收费还均为单向向快递员收费,暂不向消费者收费。至于丰巢率先踏出这一步,与常年亏损自谋求路不无关系,而紧随收费消息宣布吞并中邮速递易,则被看作“智能快递柜一哥”有了收割的底气。 5月5日,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参股公司丰巢开曼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中邮智递将成为丰巢网络的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丰巢和中邮智递两大智能快递柜企业将联手抢滩快递最后一公里,同时也是国内智能快递柜行业头部玩家的“合体”。 据天风证券研报数据,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柜机占比约44%,中邮速递易占比约25%,收购后丰巢市场占有率将达69%。截至2019年7月24日,丰巢已经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15万个智能快递柜网点,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市场的占有率超过70%,日包裹处理量超过1000万件。中邮速递易则依托中国邮政优势,在低线城市布局广泛。 而更早在2017年,中集旗下智能快递柜公司也作价6.3亿元售予丰巢78.236%股权,彼时中集旗下中集e栈为深圳地区覆盖率第一、中国位居前五。 尽管随着不断吞并,丰巢市场占有率占据优势,但随着公告的披露,丰巢、速递易两大巨头去年亏损也达到约13亿。丰巢行至“十字路口”,向左,市场占有率的联手,向右,亏上加亏的不争事实。 数据显示,丰巢开曼2020年1月至3月未经审计营收3.34亿元,未经审计净利润为亏损约2.45亿元,而2019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约为7.81亿元;中邮智递2020年1月至3月未经审计营收7021万元,未经审计净利润亏损约1.59亿元,而2019年营收4.29亿元,亏损约5.17亿元。 事实上,“数以亿计”亏损的智能快递柜行业并非是未长成的“幼鸟”。2010年中国邮政成立第一台智能包裹投递终端后,智能快递柜行业进入公众视野。 2012年至2015年间,大量智能快递柜企业成立,企业随着资本入局——2012年8月京东开始投放智能快递柜,同年12月,速递易成立;2013年,苏宁开始投放智能快递柜,2014年云柜成立。2015年,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联合投资成立丰巢。 目前,快递末端形式多样,包括快递员、快递超市、驿站、智能快递柜、代收点、共配站等。多位快递行业内部人士表示,末端形式多样,智能快递柜项目虽存在多年,但由于推进难度大、成本高,目前各方在智能快递柜方面并没有下重笔。随着疫情的推动,以及国家邮政局的多次发文,各快递公司对于末端的设置再次提上议程。 赵小敏表示,一般一台快递柜的普通价格是2万元左右,算上一线城市的运行价格为每台5万-6万元,这只是硬性的成本。此外,丰巢方面也侧面透露,在末端设智能快递柜需要与业委会、物业公司签订三方协议,且每年都需要支付高额进场费。 赵小敏认为,一般一组快递柜收回成本的时间为5-6年。 另一名快递业资深人士则告诉新京报记者,多年前布柜(快递柜)不难,智能快递柜作为新事物出现,大家还不了解。但现在不一样了,需要办理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等相关证件,快递公司、当地政府、物业、居委会涉及各方关系的博弈,只有业内较为强势的公司,才能布局下去,甚至拥有“议价权”。 “最大的难点不是制造、不是生产、不是推不下去,是跟当地物业的博弈。”上述人士称,部分物业公司会质疑智能快递柜设立的合法性,收入具体有多少钱,投诉举报天天有。 疫情之下,快递柜解冻迎春。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快件入箱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市场需求及潜力巨大。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也表示,疫情期间,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在保证“非直接接触投递”、防止交叉感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将指导省市两级邮政管理部门与地方相关部门协同配合,推动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公共服务站等纳入城乡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范畴,加快规划建设。足见官方对于推行智能快递柜发展的重视。 赵小敏表示,无论是收购中集e栈还是整合速递易,丰巢多个商业动作的核心还是做大规模,目前的亏损可能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未来铺设的速度有多快。目前的市场对于加速铺设智能快递柜是有利的,因为用户经过过去几个月的体验,无接触配送已成为大家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个蛋糕还是很大的”。此外,其认为0.5元左右的快递费确实不是弥补运营成本的核心,但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文中朱珠、王东侨、周华旗、程小月、李晓航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 赵方园 杨一丹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杨许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